當前位置:首頁?>?詳細頁

端午隨筆

來源:資源評價中心 宋雨航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0日  瀏覽次數:

打印

  枇杷掉了,桃子熟了,山上的芳草氣息漸濃,山下飄逸著艾葉菖蒲的香氣。看了下日歷,端午節又快到了。

  我對端午節最初的認知,完全是來自于粽子。那時候的小學課本,完全涉及不到《楚辭》、《離騷》,自然體會不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憤慨和“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的豁達。好在粽子并不會因為年幼無知而改變味道,我總會把端午節和甜香綿軟的糯米聯系起來,那種甜膩的感覺至今泛舟舌津。就像是悶熱夏日夜晚灑落出來的點點星光,帶著孩子們斑斕的期許與溫暖的回憶。

  后來大了,知道了屈原和楚懷王,知道了《國殤》和汨羅江,知道了這一天人們賽龍舟、沐浴香蘭、佩戴五絲香囊、喝雄黃酒吃五黃宴席。參加工作后,本來以為這些跟扎根內蒙草原的我沒多大關系,隱約間還帶著“不效艾符趨習俗,但祈蒲酒話升平”的意味。沒想到的是,雖然草原上劃不來龍舟,卻能吃到了京城稻香村的粽子;雖然北方漢子喝不慣雄黃酒,卻能與領導前輩小酌暢談,共度佳節。一個單位,一個部門的企業文化也許就蘊含在野外一線兄弟們端午餐桌上的粽子之中。端午節就像包裹粽子的葦葉,它把與之相關的記憶與情感,密密細細地包藏起來,相互交織、不斷融合,就像葦葉汲取了糯米的甘甜,糯米滲透著葦葉的清香。這不單單是端午的象征,也是我們共同賦予這個集體的文化、靈魂。

  在端午的詩詞里,我最喜歡陸游的這首《乙卯重五》: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粽包分兩髻,艾束著危冠。舊俗方儲藥,羸軀亦點丹。日斜吾事畢,一笑向杯盤。

  雖然筆墨疏淡,但是人間真情躍然筆尖。就好像野外的端午節,雖然不如鬧市喧囂,可遠方一直有人關心惦念。正如同我們對這個節日的記憶一樣,未必是英雄豪情,而是共同攜手、創造美好。

黄色成人网站